当前位置:首页 > 生命之所轻 > 正文内容

“冈仁波齐转山”遗憾之三:放弃的痛与爱

aikaiwu3年前 (2021-01-15)生命之所轻390

转山的第一天,我们清晨五点半就从旅店出发,约好了一位藏族阿哥开车带着我们去经幡广场,帮助我们悬挂在他们家购买的经幡。大概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完成了写祝福语、挂经幡的全部过程。那时候天还没有亮,不过已经有人已经开始转山了。一般都是当地人。他们比较熟悉地形和路。藏族阿哥热心把我们带到道上,下车来一再交待,让我们跟着人往前慢慢走。带着他的热情,我们开始了我们的转山之行,没有想象中的壮烈,外面黑漆漆一片,仔细看能看到一点神山的模糊的身影。身旁偶尔走过的人们,大家都各自安静地低头看脚下的路,径直向前走着。我们整理好手套帽子,打了一声招呼,也跟着前行的人踏上了转山的行程。

这次转山之行,我们仨都是第一次。未知的因素太多(高原反应是个啥状况?路上的补给如何?路形如何?如何前行才是最合适的节奏?)。尤其是面对如此神秘莫测的高原,在它面前个人显得如此的渺小和无力。最大最未知的挑战是高原反应。最大的希望是圆满转山;这是我心中的两大指导原则。

冈仁波齐转山

一开始,同伴就有轻微的高原反应,步伐慢了下来,我心中暗暗替她捏了一把汗!边走边等着她,那时候天还没有亮,我自己还有余力,但这样的余力无法帮到她一点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她陪伴她。在这里我深深地体验到“人生路只是也只能靠自己!”。就这样断断续续走走停停等等大概三四次,她出于好心让我先走。在那样的气温下,你必须保持运动的状态,否则你会感到寒冷,同时,因为考虑不周,干粮放在老公的背包里,而我们每个人只带了自己的有限的巧克力和葡萄糖。我走了一阵等她的那一阵,身体就会冷,同时因为转山攻略都是老公做的,他一个人跑前面了,我也不知道何时会有补给站。这一连串的未知,带给了我小小的焦虑。一边是自己一边是同伴,心里想着等着她吧,她这时候是需要有人在身边的。于是暂时心安下来,等着她一起走。走着走着稍不留神,转身过来发现自己又在前面很远,几乎都看不到她了。这时候天也亮了起来,我站在那里又等了她一会儿,仍然没有见到她的身影,身上的寒冷和饥饿在催促着我向前走。我在那里等了一会儿,最后掏出手机,想给她打个电话,结果手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总是一开机就关了,重复来了几次,我体验了意外是多么的频繁。我们下载了转山离线地图、准备了各种应急的工具(口哨、手电、防滑链、感冒冲剂、葡萄糖、巧克力、氧气、充电宝等)可在此时我只想吃块巧克力却没有。哈哈哈!计划是计划!实际是实际!千百的计划不抵一次实际经验。这时我有点小小的慌了。看着前方的未知路,看着身后的未知的同伴,我叹了口气,做了一个痛苦的决定:“我先走了!”于是我匆匆赶路了。

在上午10:30的样子,手机终于恢复了正常,我们仨恢复了通讯。我在经历了一段饥饿和寒冷后终于在11点左右到达了一个补给点,喝上了热热的酥油茶,尽管那不是我想要的味道,但那是最暖心的。在那里休息半天后,联系上同伴,知道她的状况。我计划先去我们原定的歇脚的地点与老公汇合。

冈仁波齐转山

大概下午两点我到达了原计划的休息的地方,老公建议我们趁现在还有精力的情况下继续往前走,这样我们明天可以少走一些路。看时间,我同意了这样的想法,我们计划走到下一个地点,在那里等待同伴。计划总是计划,没有变化来得快。就在我们修整好上路后不久,我发现老公的状况不如他说的那样,刚走一会儿就气喘,然后我们逼迫休息。我知道他也或多或少地高原反应了。可是我们谁都不想提那个词。于是我们走一会息一会,下午快五点了才走了五公里。而那时我们已经感到非常疲惫无力。他头疼的厉害。一路上我一直在打听有没有交通工具,因为在转山之前听说走不动的人可以骑牦牛,到了补给点就问当地人,他们告诉我“这里没有牦牛可骑!只有马,而且需要从山下提前预定。除此之外上山没有交通工具,除非到下山以后直到有路的地方,才会有车上来接。”我深深地感到这里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带,你不能有一点闪失,否则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我心里在焦虑着同伴,信息中告诉她要照顾好自己,把握自己的节奏转山。如果感觉非常难受,一定要权衡作决定。老公对我使眼色,说我应该给她鼓劲!不该那样说。对于一个想转山的人来说,我要给她鼓气,作为一名医务人士的朋友,我需要告知她真实的信息。我心里清楚地知道“没有交通工具!没有医疗资源!而她从一开始进山就有高原反!在这里生命是无法得到保障的!意志与身体是两回事。更为无奈的是,对于此我束手无策!我处于困难的境地!我和老公都有了轻微的高原反应,前方的路还很未知。而同伴也是举步维艰!这里的环境又是异常的险恶!晚上我发了很多条信息都没有收到回复。唯一的信息是我得知她已经安顿下来,明早看身体情况来找我们,后来的信息因为信号的原因都没有发出和收到。后来,我辗转反侧,内心作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我放下了对她的担心和焦虑;有力地选择相信同伴,相信她可以照顾好自己,相信她也有能力对自己负责。而我为她能做的就是相信她,同时祝福她;同时我也需要对自己负起责任来,照顾好自己。我们都需要顺利地完成转山,圆满此行。为了这个共同的目标我们前行在自己的路上;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第二天上午七点半,我们没有等到她,而时间再晚,我们就无法赶在今天下山(山下还有三口人在呼唤着我们,她们在山下高原反应着。),于是我们就在七点半的时间开始了第二天的行程。至此彻底拉开了我与同伴的行程。也注定了冈仁波齐转山我们是一种分离的状态。对此也是我心中的一大遗憾!而我也清晰地看到这是一份关于爱的深刻地体验。我选择了放弃!这是一种疼痛的放弃!是一种抛弃世俗的放弃!是一种背离的放弃!我至今还没有完全放下的放弃!但正是这种放弃是我此行大的挑战:关于放弃也是一种爱的体验!坦白讲此行冈仁波齐转山之行,对于我个人意志层面来讲,没有太多的锻炼,因为整个转山的行程,我只是在转山在经历,所以没有费太多的气力在坚持行程上,而最大的内心的挑战是关于放弃朋友的选择上。

这是一份遗憾,也是在这份遗憾中我找到了真爱。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经历的风雨!人生是一条孤独的自我的修行!任何捆绑的消耗和折磨彼此的爱都不是真爱!真爱的前提是活在真实里,面对!我真实地面对了现实!一份带着遗憾的关于对爱的理解的升华!


“愿我成为一束光 照亮您回家的路”

二维码

Aikaiwu微信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爱开悟心灵博客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aikaiwu.com/?id=222

分享给朋友:

““冈仁波齐转山”遗憾之三:放弃的痛与爱” 的相关文章

母子对话 —— 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

母子对话 —— 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

一个舒适的下午时间,母子俩在房间玩游戏。儿子突然跑过来问道:“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妈妈看到儿子的眼神明白了:“噢,你是从哪里来的呀?……就是呀!你是从哪里来的呀?”儿子继续认真问:“妈妈,你能告诉我吗?”妈妈继续问道:“你真的想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儿子认真地回道:“嗯,妈妈!你可以告诉我吗?我...

妈妈,想说爱你不容易!

妈妈,想说爱你不容易!

友情提醒:本文有点长,不过建议你耐心读完,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你需要的宝贝,万一呢!试试吧!这个故事有些朋友相信听我讲过,如果知道的朋友那就重新来回顾一下:一次在参加国际家庭治疗大师约翰·贝曼先生的关系工作坊中,课后提问时间,我非常积极正式地提了一个问题:“老师,我觉得我非常爱我的妈妈,可是我为什么我在...

秋风与秋叶的对话

秋风与秋叶的对话

深秋的某个上午,我在院子里溜弯,刚走到东门的拐弯处,突然一阵大风吹来,我习惯性地收紧了身子来应和这阵迎面吹来的大风。随之而来的是“沙-沙-沙-沙”叶子飘落下来的声音。看着那片片在空中千姿百态飞舞的金黄色的叶子、以及随之而来的铺满地的金黄色的叶子和略显残缺的大树……在静静地观看这一切时,我内心感慨万千...

意外离我们有多远?

意外离我们有多远?

前些天遇到一个老师,他非常激动地跟我说,恨不得要将我掐死的那种感觉。我深深理解他的心境!“恨不能!”他是一位成功的父亲,为国家培养了一位优秀的儿子。自己研究营养研究教育十多年,积累了一堆有用的经验和理论,无用武之地。曾天看到身边发生的各种事件(因教育失误所致的惨案、因保健营养知识缺乏所致的疾病......

禅堂对联所感--云居寺内观禅修感受与体悟

禅堂对联所感--云居寺内观禅修感受与体悟

晨起在大殿听完颂经做完早课后,吃完饭在院子里溜达时,仔细把禅堂的对联研究了一翻:“内观,息出息入脉息显法身,观色观心观自性如来”字字入心、字字入魂。”自性、如来、法身、色、心、息出、息入……”突然想起佛陀当年苦修数年后不得正道后来到恒河边的一棵菩提树下发誓:“如果此次不得正道自己就永不起来死在这里。...

一只耳朵留给自己、一只耳朵留给他人

一只耳朵留给自己、一只耳朵留给他人

人有两只耳朵:一只耳朵留给自己去倾听自己内在的声音,一只耳朵留给他人,听他们说关于自己的声音。到今天才发现其实耳朵这么多年好似摆设一般,没有听进去别人说过的一句话,更没有听到自己内在的一句话。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却有些伤感,再看看自己的眼睛,鼻子,其它的五官,有谁真的正儿巴经地干过真正的活呢?空由...